养老院可满足不服老的心吗?

2015-10-24 13:57   作者: 站长 来源:网络 阅读次数:
养老院可满足不服老的心吗?

 四个月前,一座占地面积31万平方米的大型养老社区“泰康之家·燕园”正式投入运营。10月21日,泰康在社区举办重阳敬老庆典。在庆典现场,社区老人表演了自行编排的诗歌、爵士、舞蹈等节目。区别于传统养老机构,在泰康之家·燕园社区总能体会到社区长辈们的活力。自开业起,泰康提倡“居民共建”,创建了居民自治组织“乐泰理事会”,并开办“乐泰学院”,开展各类兴趣协会、俱乐部等。长者们会聚一堂,为社区运营建言献策,并自主设计和开展活动、积极开展对外交流。运营数月,这座大型养老社区便吸纳了百余位老人,其中包括北大知名教授钱理群先生。 
 
    北大教授钱理群夫妇要进养老院的消息,经由北大教授温儒敏的微博发布后不胫而走,一时间成为坊间热议话题。国人传统观念里,这样一位有成就的大师级人物,怎么也应该住在自己宽敞明亮的房子里,儿孙绕膝,高朋满座,颐养天年,去养老院是让人“唏嘘凄凉”的表现。钱老怎么了?钱老要住哪个养老院?钱老住的地方怎么样?这些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钱老要进养老院”为什么引起那么大的热议,关键在于人们的观念里,对养老院有着天然的误解。在人们的理解里,即便是设施高级、房间宽敞、医护到位的养老院,也肯定是缺乏温度,暮气沉沉,“老年人的空气”催人老,更别提能够让老年人“焕发新生”。因此,一个真正的能够满足老年人“不服老”的“雄心”的养老社区,其重要价值里,除了完善的医疗保障与适老化设施服务做基础,最大的价值是恢复老人“作为一个社会角色”的权利,能够通过兴趣活动和社交圈子,让他们重新找回生活的价值。在钱老们生活的燕园社区里,流动着一种自主、自治、有尊严的社区文化,社区创建了居民自治组织——乐泰理事会以及各类兴趣协会,鼓励长者们为社区运营建言献策,并自主设计和开展活动、积极开展对外交流,让社区充满活力。
 
    我们知道,孩子上学,年轻人上班,大家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想去做的事,有自己的人脉圈,有自己的人生意义。而人一旦到了70岁,想出去做点喜欢的事儿、见个朋友都不方便,因此人生只能陷入自己的围城。最终,陪伴他们的或许只是剩下房子、子女、电视、宠物,老人失去的不仅是时间,还有作为社会角色应具有的社会功能。
 
    正如有些老人感慨的“这辈子已经活够了就等着死了”以及“孤独的呐喊”,因为没有更多的生活价值,所以这种养老和等死相差无几。著名的养老社区美国太阳城尽管在医疗上欠缺要依赖周边城市,但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在这里老人不被像夕阳一样对待,而是被唤为太阳,正是这种社区活力与群居性让人重新找到作为个体生命的价值,老人们不是去相约养老或耗尽每一天,而是想着如何去生活,如何更丰富,更多彩地活下去。
 
    区别于传统养老院的压抑氛围,记者观察到燕园社区里生活的老人总是洋溢着年轻人特有的气息。在这里,钱老仍然延续着自己作为人文学者的社会角色,其他来自各个领域、盛年时各有功业的社区老人们,通过兴趣协会等方式,依然能够有机会在自己曾经擅长的社会角色上找到同好,绽放光彩。在社区组织的首届“重阳敬老节”上,老人们则尽情绽放,诗歌、爵士、舞蹈等表演节目均是自编自导。创办人、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这么介绍现代养老理念,他坚持有所医才能有所养的养老观念。他说,养老不单是物质投入,老人们其实更关注精神层面的关怀,现在老人的精神饥荒已经超越了物质缺失,成为国人养老衍生而出的重要问题。老人在社会角色的转换中,退出了原有社会关系,生活由紧张转入松弛,社会角色从主导变为依靠,这种转变极易产生挫折、空虚、没落感,这是家庭照顾中很容易忽略的。基于这点,我们泰康不仅创新“医养融合”模式,还始终将社区的人文建设放在首位。除了文化活动,社区内还专门安排了义工活动、、定期交流、兴趣培养等举措,帮助居民重新融入社会生活。如果把在家养老比作围城,那么社区养老就兼顾了两种职责,精神与物质供养有机地结合起来。进门是小家,出门是社会,老人能同时获得家庭与群体的关怀,重拾自己的社会角色,有尊严地生活下去。在养老社区,配套有二级资质康复及老年病医院,可以为社区老人提供健康干预、疾病预防、疾病治疗和全程护理服务,对外与三甲医院建立了绿色通道。考虑到部分老人的特殊诊治需求,还与海外医疗机构达成了全球转诊服务,还为那些全面长期护理以及患有记忆障碍的老人提供专业的照顾、护理和康复医疗服务。
 
    根据胡润研究院最新发布的国内首份针对高净值人群养老和医疗需求的专业报告——《2015中国高净值人群医养白皮书》,“随着人口老龄化的程度愈发加重,中国养老市场的规模正在逐步扩大。经调查发现,逾7成高净值人群对入住中高端养老社区感兴趣,且入住的可能性达到45%。”
 
    可事实的情况是,像“泰康之家”这样的社区这样的养老机构,在国内还远远不足。即便已经有许多硬件条件非常优越的养老社区,但由于缺失创造一种“自主、自治”的社区文化的能力,让老人们在“作为一个社会角色”的权利较难恢复,进而实现“有尊严”的养老,这才让“钱老入驻养老院”成为一个社会话题。
 
相关阅读

资讯排行>>>
热点信息
异地养老
老年养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