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老院的老人们

2017-04-14 16:45   作者: 罗承广 来源:罗承广 阅读次数:
敬老院的老人们

这所不大的敬老院坐落在川东北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里,虽不怎么起眼,也不被外界所知,但这里发生的故事却很有趣、特别新奇。不信,请允许我向你娓娓道来。
 
这个建制乡仅管辖12个村,一万余人口,地理面积约占30平方公里。此地距本县县城大约40余公里,地处该县西北部,属全县40多个乡镇中最偏远的乡镇之一。从此地去往县城的交通道路既弯曲又不平坦,历来路况极差,真正的穷乡僻壤之地。
 
别看此地穷乡僻壤,但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适合人居。因为这里一年四季食用的全是绿色食品,每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常年饮用干净且纯净的地下水(井水),一年四季瓜果蔬菜丰盛。故而,此地乃一方休闲养老之神仙宝地。
 
从古至今,乡里就设置了一所全乡的敬老院(养老院)。这所敬老院多次搬迁,几经变迁,终于在本世纪初建成条件设施较为完好的敬老院,总算稳定下来了。这所敬老院对全乡符合条件那些“五保”老人,按国家政策与规定统一照管、集中供养。这所敬老院设置在乡辖一个村子里曾经那所乡部分民中班兼村小学校的旧址,距离乡政府驻地大约4里地,如今交通还算便利。因为之前这所可容纳近二百师生的学校建设于解放初期,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年久失修破烂不堪处于危旧破损的境况之中,实在无法继续使用。在本世纪初的某一年里,一位本地籍贯的海外侨胞知情后慷慨解囊,为该乡真情地奉献爱心,自己掏腰包为此地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学”。这幢规模不算大的建筑虽然只有那么四层高,但属于结构独特、形式新颖的教学楼建筑物,一幢坚固稳实、宽敞明亮的现代化小学教学楼拨地而起,在这青山绿水的小山村中特别耀眼。这座造型新颖别致的矮楼,在这偏僻的山村之中的所有建筑中十分突显。后来,乡里将全乡的小学生集中到全乡的初中部中心小学“完小”统一接受义务教育,这所校舍就改作该乡里的敬老院了。
 
从此,让该乡居住与生活在这里的孤寡老人有了党和政府的依靠,也就有了属于他们共同的家园。这所敬老院自建院以来,不仅在环境条件与生活起居等这些硬件方面达到了国内一流的水准,而且在心灵关怀、人文体贴、生活照顾、精神文化等方面也做得非常细微。可谓处处均做到了无微不至,处处均做到了事无巨细,深受当地所属省、市、县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及地方各级有关部门的好评与嘉奖。这些年中,该地所属市委与该地所属县委的重要领导及民政部门的主管领导也先后到过这所敬老院进行视察与考察。五年前,当时在任的县委书记也曾亲临该敬老院视察,让这所全县四十多所敬老院中比较突出的敬老院更加声名大振,可谓名噪一时。同时,这所敬老院里的一切也深得生活与居住在该院的所有孤寡老人无不感到安慰与踏实。在当地许多老百姓心目中,这里的一切同样深受赞扬和好评。为此,当地许多人感慨不已,他们无不赞叹如今党和国家的政策真正的全面周到、真正的以人为本、真正的深入人心。
 
同时,各地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对生活在敬老院这类孤寡老人还进行配套与跟踪服务。这样全面周到地解决了那些无儿无女、无依无靠孤寡老人的养老与医疗问题,真正实现了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靠的社会公共福利。让这些老人们在这样的大家庭中真正老有所依,真正老有所靠,真正老有所养,真正老有所乐。这在社会和谐的音符中,多了一道优美的旋律。这些政策,受到老百姓的欢欣与鼓舞。
 
这所不大的敬老院所供养的老人不多,这些年来一直都保持在20~30人的数目,政府设置了一名管理人员,专人负责并管理敬老院里的所有事务。人们习惯称这位管理人员为“院长”,当然也有直呼其名的。
 
院长姓冯,当地人,就是敬老院所在村的村民。冯院长文化不高,初中毕业后什么都干过,凭着他一股勇猛的干劲与不屈不挠的精神,及他那热情友好的个性,且人缘极佳的因素,被乡里领导看重,并委以重任。
 
要说冯院长这个人真够能吃苦的,无论家里还是敬老院里,及其他事儿,他总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头,胡子眉毛一把抓。他家种了不少田地不说,敬老院里里外外都得他操心,有时抽空还得开着自己那辆旧面包车在附近跑跑出租,帮忙接送乘客,或帮忙拉拉货物什么的。因为,之前他一直在家乡跑运输,一切都熟悉,对于他来说一切都驾轻就熟。除此之外,他还要定时接送附近七八个小孩上下学校。总之,正值壮年的冯院长虽然整天忙忙碌碌,但他都能应付开,而且一直乐此不疲。深受乡里党政领导的赏识,也深受当地老百姓的赞赏,人人都夸耀他是“好样的”。
 
冯院长刚进入敬老院搞管理不久,敬老院里当时正好缺一个做饭的员工。在他的动员下,经乡里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同意,他媳妇也进入敬老院,承担这里的领导(即她丈夫)及在里面的所有五保老人们的生活照料工作。起初,冯院长的媳妇还不大愿意做这份伺候人的工作,尤其面对这些体弱多病的孤寡老人,经过冯院长一番耐心细致地给她做思想工作后,才勉强答应干这份苦差事的。说实话,院里起初环境条件极差,工资也不怎么高。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为了家中的老人与孩子,夫妻俩才硬撑着一起进院干伺候这些孤寡老人的。从此,夫妻俩就一边农业生产,一边服务于敬老院内的一切事务,吃住都在敬老院内,几乎二十四小时忙碌在院里院外,真有一种“以厂为家”之感,真正的以院为家了。
 
日子就这样没完没了地过着。冯院长夫妻俩默默无闻地辛勤服务于敬老院中管理,与服务于院内20多位60岁以上年龄不一且各自身体状况不同孤寡老人们的饮食起居、吃喝拉撒、安全健康等方面的诸多事务。其实,这些日常事务倒没怎么难住夫妻俩。因为,小两口当时都处于二十七八的青壮年年龄段,正值年富力强的最佳创业年龄阶段。这些苦点累点的活儿他俩都吃得消,也没有什么抱怨。只是,令夫妻俩有时难以忍受的是:这些老头子的性格各异,有的性格古怪不说,脾气还不小。这就令冯院长夫妻俩有些难对付了,只好默默地忍受了。
 
起初,这所敬老院内入住了一位唯一的孤寡老太太五保老人。由于其余全是光棍老头子,他们一个个跟群狼逐鹿似的“围猎”同一个目标,都整天有意接近并骚扰那个老太太,最终那个老太太一气之下离开此地,另寻栖身之所去了。究竟去了哪里,不得而知。总之,此后这所敬老院内全为清一色的老光棍儿了。
 
冯院长夫妻俩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地为敬老院为家中年迈的父母双亲及他俩膝下一对小儿女辛勤操劳着,任劳任怨,从不喊苦叫累。正是他俩这种朴实勤劳的本性,深得上级领导及乡党委政府领导的肯定与信任。同时,他俩一贯的品行也深受当地老百姓的赞赏。这一来,冯院长的名声在当地大振,周围十里八村中只要提起冯院长其人,几乎无人不知,几乎无人不晓。冯院长自2000年后接管这所乡里的敬老院以来,虽一路走来虽坎坎坷坷、磕磕碰碰,但一直保持着良好与优秀的业绩。在周围十里八村中,他的人缘极佳、人脉极好,这也是他这些年中所收获不可多得的人生财富。
 
近几年中,这所乡里的敬老院几度被县、市两级民政部门评为“先进集体”、“先进单位”。冯院长因此也被县里评为“十大杰出青年工作者”的荣誉称号。在冯院长夫妻俩宿舍兼办公室不大的房间里墙壁上挂满了证书,一张写字台上除了一台旧电脑外,还摆放着不少奖杯、奖章之类的荣誉品。这些小小的成绩令冯院长倍感自豪,但他从不因此而骄傲,而是不断改进和完善院里的工作,力争做得更完美。
 
冯院长当时因为家里特别贫穷,只完成初中的学业就辍学,回家一边种庄稼一边养殖些家禽家畜,试图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与大好政策下发家致富,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在他青年时期,曾一度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养鸭专业户呢。在攒足一定的资金后,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跑运输。后来,又外出打工几年。结婚成家后,他不再去老远的外地挣钱,买了一辆小面包车就在家乡附近一直跑运输,整天风里来雨里去干得挺带劲。别看他容貌不咋的,瘦高的身材却不失男儿志气,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给乡亲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别看冯院长只是初中文化程度,但他勤学苦钻的劲头一般人难以与之相比。凭借多年的刻苦用功,他在空闲时间自学了省里的广播电视大学的专业课程,两年前已取得了大专毕业证书。之前,就他的精神与事迹接受了县、市、省三级相关媒体的采访,省电视台某栏目还专为他做了专题报道。一时间,王院长成了当地的一大新闻焦点人物。那一时期中,他竟成为了当地人们茶余饭后关注与热论的话题。
 
敬老院中免不了生老病死的情况发生,有时还会遇上突发事件。无论遇上什么事情,都得由冯院长亲自处理。无论多么忙,无论白天还是夜晚,他都得像伺候自己亲爹亲妈一样,送事发老人去医院瞧病,该住院的必须安顿好住院的有关事宜。若遇院内有死亡的老人,还得亲自开车将死者尸体送到火葬场去料理后事。你说说冯院长容易吗?换了别人,恐怕难以做到吧。其实,冯院长也有自己的烦恼,只是他不轻易表露于外表,也不随便向他人述说,只是那么默默地承受着,只是那么默默地忍受着。源于在院内生活着这些老人们各自的性格特点、思想情绪、文化程度、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生活习惯、个人爱好等诸多方面的差异,大家待在一起时日久了难免会发生这样那样的摩擦和矛盾的。虽不会发生打架斗殴的冲突,但类似拉帮结派、勾心斗角、互不相容、互不相让的情形时有发生。一旦有此类情况的出现,冯院长便会及时采取压制、调解、解化等方式方法做工作,力争使这些人与人之间无有任何血缘关系及无有任何亲情关联的老人们尽可能长期保持友好、和睦、和谐、团结、友爱的大家庭生活局面。除此之外,面对这些难以处置的“家庭”琐事说起来容易,要坚持不懈并长期做好却并非易事。尽管如此,冯院长却凭着自己的能力和耐心居然做到了,而且还做得相当好。这,同样受到大家的赞赏与好评。
 
冯院长是个实干家,别看他平日里话语不多,论干劲他比谁都足。他只要干起事儿来,特别认真,非常细致。这一点,乡亲们众所周知。这不,为了响应“十八大”期间中央提出“全国农村大力发展家庭农场”的号召,他创办了一所集体农场,设置在敬老院附近,专业养牛,捎带养些养鸡、鸭之类的家禽家畜。近几年中,他的农场光养肉牛就不少于五十头,全凭夫妻俩操劳,真令人佩服。
 
其实,冯院长夫妻俩压力着实不小。家中有年迈的父母双亲,小夫妻俩两个孩子一个上大专,一个还在上中学。他是家中的独儿子,这些家庭责任压在小夫妻俩肩上,不干能行吗?只好苦苦硬拼了。好在,小夫妻俩还能对付这一切现实生活中有形与无形的压力。
 
如今,党和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了,乡镇级敬老院的环境条件也跟着改善并完善开来。无论院内环境绿化、饮食起居、休闲娱乐等方面,逐步得到改观与完善,还是精神文化、人文关怀等方面也都大大跟进。前两年,乡里和县里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负责人经常到敬老院慰问,关心老人们的饮食起居、冷热情况、问寒问暖,令这些生活在大家庭之中的无家庭并无子女的孤寡老人们倍感亲切、倍感温暖。只见他们人人脸上成天洋溢着幸福愉快的笑容。
 
除了党政及主管行政单位的关心与照顾外,社会友好人士及社会爱心人士中有些人也在关注、关心、关怀敬老院里这些五保老人的生活状况与生活情况。有些出生并成长在这方水土的知名人士或企业老板,无论身处何地,他们中有人会借省亲或探亲、探家、祭祖等之机,特意去敬老院中看望与自己无亲无戚的老人们。有的留下一些钱或买一些慰问品,表示自己感恩家乡、不忘故土的赤子情怀,让生活在院里的老人们更加感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所在。
 
生活在敬老院的老人们一日三餐定时定点集体用餐,荤素搭配,饭菜可口,营养合理。瞧他们的日子过的多么的清闲,瞧他们的日子过的多么的悠闲自在。平日里,他们中吃过早餐或午餐后,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在附近乡村公路上散步,若遇附近几个场镇逢赶集之日,还得去集市上凑凑热闹、混混新鲜,有的在街上小饭馆里吃点自己喜欢吃的饮食,打打牙忌什么的,这样也给他们的生活带去一些乐趣与情趣。
 
院里平常对这些老人们在外出时管得并不十分严格,只是总担心他们的交通安全及其他人身安全。按有关制度规定:凡超过24小时外出的院内老年人,必须经过敬老院负责人及乡镇民政主管领导,以及乡镇级分管领导报批与批准的严格审批程序,并办理相关手续后方可以请假事由准予批准。说起来,在管理方式上还是非常严格的。常言道“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  任何人、任何事,都脱离不了规矩或规则的约束,才会正常进行,才会健康发展。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的,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中,继承并传承至今的尊老爱幼传统美德一直薪火相传、一直久盛不衰、一直发扬光大、一直光照人间。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靠,正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养老的观念与理念。辛劳一生,谁都希望自己有一个良好的归宿。正是这种归宿感,唤醒人们尊老、养老、敬老的良知。希望全社会各界人士多关注、关心、关怀老人,尤其生活在敬老院中的老人们的生活与健康状况,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大家庭才会更加团结、更加幸福
 
——祝愿普天下所有老年人平平安安!幸幸福福!健健康康!

作者简介
 
罗承广  男  汉族 ; 笔名 :书龙  四川省西充县人。  1973年出生于四川省西充县同德乡广元湾村六组,高中毕业后去北京参加城市建设和为祖国民航事业服务,并参加了法律专业自学考试,于2003年北京大学语文单科70分的成绩合格通过。
 
  本人在农村广阔的天地出生并成长,又在大都市拼搏近二十载,有丰富的经历和阅历,从小就酷爱文学。因2009年确诊患类风湿关节炎回到四川老家休养,在闲暇和闲淡的乡村生活中使我有许多回忆和感触。趁时间充足、精力充沛、思维敏捷把人世间、大自然中有关社会、家庭、经济、人文、历史等领域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付于笔端,旨在与广大读者朋友们沟通、交流、共勉,望大家给予指导和斧正。



异地养老
老年养生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